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峨眉山

2023-06-02 08:29:12 34

摘要:中国的团队游,现在己经非常成熟和透明了,你选择了什么样的标准,就享受到什么样的服务。我不和熟人出游,因此常常独行。和不同的陌生人一起去看风景,新鲜又有故事。不同的风景,与不同的人一起欣赏,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喜,也有更多的精彩。这次团里几乎...

中国的团队游,现在己经非常成熟和透明了,你选择了什么样的标准,就享受到什么样的服务。

我不和熟人出游,因此常常独行。

和不同的陌生人一起去看风景,新鲜又有故事。不同的风景,与不同的人一起欣赏,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喜,也有更多的精彩。

这次团里几乎都是年轻人。有几对情侣,一对新婚小夫妇。

再有这对藏僧,一胖一瘦,晃眼一看,好像是侠客岛胖瘦头陀,奉岛主侠客令行走江湖的的感觉呢,只不过瘦头陀稍矮了点点。

在新南门等车的时候,导游收景区观光车和缆车的钱,这二人装神,竟然稳起十点半不偷,傻傻地望着美女导游,一副不懂汉活的样子,你信吗?

其实,都是钱惹的祸,虽是方外之人,却也不能幸免。

我们团队十八人,都戴着耳麦,所以一路上都不会隔着太远。

从南洞坪出来在去接引殿的山路上,各种店摊顺着山势铺开。朦胧的仙境中,商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。

我和二位藏僧已经混熟了,所以边走边聊。

他们看起了路边摊上的佛珠,与摊主一陈较量,砍得老板血淋淋的,一口气买了十几串手串,瘦头陀一人买的单,他掏出一个皮夹子,里面夹了厚厚的一叠毛爷爷。而胖头陀,好像是来打酱油的角色。

返回的时候,从万年寺到清音阁的山路上,瘦头陀玩起了轿子,被人抬着跑得风快,胖头陀昨天还跟我说脚抽筋疼痛得很,却没坐轿子,倒是跟着轿子下山,一阵风似的哦。

我和胖瘦头陀还一起照了相。

那是在金顶的时候,他二人邀请我一起,围绕四方十面普贤菩萨神像转圈,几圈下来,我们交谈甚欢,就成了江湖朋友,盛请之下,居然还合了影,不过我心中,却是老大不乐意的。

第一次,被江湖偶遇的僧人胁迫照相,我可不是随便的人哈……

前面举着旗的,是美女导游小秦。

这一对河北来的新婚小夫妻,

男人高大威猛,女人娇媚动人。在新南门等车的时候,他们去吃了路边摊。

男人要了双份的蛋卷饼,一杯鲜榨豆浆。女人却只要了二个生煎包,一杯豆浆。二人揣着各自的早餐,靠在府河的石栏杆上,悠悠地啜着。

男人的食物瞬间下肚,女人的第一个生日煎包才咬了一口,她将这个咬过的生煎包递到男人的嘴边,柔柔的眼神满满的甜蜜。

男人一口把包子装进嘴里,一阵咀嚼,两人四目相对,含情露俏,仿佛世间静下来,没有一个人影。

但是,这个女人是一把温柔的刀,在雷洞坪等缆车的时候,不知发生了什么,我親眼看到这个女人一巴掌煽了过去,男人的脸瞬间红了。在她的柔情似刀面前,男人怂了。

到了金顶,雾气缭绕,山顶薄雾轻笼,四方十面普贤菩萨神像在轻莎中若隐若现。

人不是很多,我与这对新婚小夫妻在金刚嘴碰到一起了。

男人下意识地掏出一根烟,叼在嘴上,游客在身边走来走去的。女人一直在使眼色让男人别抽。男人大咧咧的时候,象个小孩,他拿出打火机,还来不及打燃,女人踮起脚尖,一个温柔的拥抱,双手围住男人的脖子,一张俏脸凑上去……,

男人尴尬透了,一脸无奈地拿掉香烟,拥着他的女人,开始有模有样的看风景,看金刚嘴外的云海奇观了……

你说,有这样善解人意,刁蛮又会撒娇的女人,你的慓悍,也会自叹无用武之地了吧?

在黄安停车埸,一对从成都自驾来的小情侣,加入了我们的团队。

二个人都是娃娃脸,一副高中生的样子。只是女娃子穿的一双时尚的泡沫凉鞋,黑白条纹的搭配,显得很有意思哦。可是怎么也不像是来爬山的。

观光车进山,跑了半个小时左右,就有了第一个坑。

停在路边的商店旁边加水。店老板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使用厕所。

穿过户外用品的长廊,如厕出来便逛了一下。

那对小情侣是最该采购的人,我看见他们在柜台前选了两双袜子,小姑娘只是㬓了一眼柜台里的运动鞋,老板娘便热心地推荐给她,她沉吟着拿不定主意,而一旁的小伙子却一个劲的劝她买了。

也许,姑娘考虑的是性价比,而小伙子想到的是小姑娘的保暧,与花钱无关,因为他的手上,早己揘着两张毛爷爷,几次三番地想交给老板娘,被姑娘挡住了。

最终买了两双棉袜,穿在脚上,踩着凉鞋上路了。

在金顶,绕着普贤菩萨佛神像转三圈,这对小情侣就在我前面,小姑娘租了件羽绒服御寒,还是经不住牙齿打颤。

转第二圈的时候,小伙子同我摆起了“龙门阵”

“看这天气,明天是看不到日出了……” 他说。

“十有八九是的” 我说:“不过也难说,天是娃儿脸,说变就变了……”

“不过我看是没眼了,还是妥妥的睡个懒觉吧……” 我居然还装出一副假老练的样子,补了一句。

我们都自叹运气不好,多化了几百元住在金顶,就图看个日出,就这么难吗?

说来也怪,上半夜雷电火闪,风雨剥蚀,下半夜竟停了。早上6点去到舍身崖,已是天际线缓缓升起,紫光微露,人头攒动,还差点找不到位了。

我眼尖,一下就看见小情侣互相偎依着,挤在人丛中。想起我昨晚上说的丧气话,都没好意思过去打招呼。

舍身崖下卷上来的风,凛冽刺骨。

手机,相机,被冻得通红的手举着,在等着那个瞬间。

玫色的天空拉开一个口子,一粒蛋黄炫酷地跩出来了。霎时冲出地平线,万道霞光映画成一幅精美的艺术品,彩云在涌,天宇变亮,万道金光扫描,千山万壑被抹上一层薄薄的金莎,……

快门声不绝于耳。

上面这对小情侣,是以西宁来的,是一对颜值担当。

一路上也还有些交流,

在凌云山上的时候,太阳很辣,小姑娘戴上墨镜,挽着小伙了,小伙子撑着油纸伞遮荫。小姑娘不时的用双手抱住身边的人秀恩爱。

江边悬崖上留下的倩影,一对碧人,让人顿生好感。

可是在牛心亭休息时,小姑娘居然点燃一支烟,依在美人靠上吞云吐雾,茫茫蓝色雾霭中,一个婉若百合花的女人,一下子就垮了。

见我在看,她便递给我一支烟,我摆摆手:“不会……”

现在男人好多都不抽烟了,越来越多的女人,却拣起被丢弃的烟锅巴,看来,抽烟喝酒是真时髦啊!

一路上被喂了好多狗粮,每一次相拥親热的时候,有没有舔烟灰缸的感觉呢?

雷洞坪,海拔2000多米,一般到了这里就要开始加衣服了。

下着小雨,登的的石梯步道,已不是当初的乱石铺成的羊肠小路了,全是用石条子砌成的登山大道,虽然妥妥的安全,却没了那味道,让我们这是旧人,情何以堪?

罩在朦朦胧胧的雾靄中,高山杜鹃花开得灿烂,是灰色天幕下的一抹靓色。

路上很多出售土特产,玉器,蝴蝶样本,当然,也有登山杖,鞋套,雨衣等,。

摊主不停地与登山者搭讪,吆喝着叫卖。

当然,有租防寒服的,他们会告诉你上了金顶很冷,而且没有租衣服的了,其实都是骗人的,所以大家真的没必要在下

面,租一个又厚又重的衣服抱上去!

雷洞坪经常有野猴出没,大家一定小

心。

走在上山的路上,不知是雨是雾还是风,滴滴答答的湿湿的感觉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味,路旁的高山杜鹃盛开,红着一座山,五颜六色的游客,喘着粗气,蹒跚而行。

一道彩色的风景线。

雷洞坪,偶尔也露出点晃眼太阳,

就要抓紧时间去拍照啊。

小媳妇的凹造型。

我为胖头陀打卡。

一直以来,峨眉山的猴子被人宠爱着,肥得可以当猪卖了。

前些年,就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峨眉山有一只猴子被枪毙了。行刑的那一天,这只大青猴被王五花大绑押上刑场,漫山遍野的猴子被驱赶在刑场,观看了这场执行,当枪声响起的时候,山谷中弥漫着猴孙此起彼复的惊叫声,淒淒沥沥地㗒嚎在几天以后才消散……

峨眉山,是中国唯一一个将猴子判过死刑的地方。

峨眉山的猴子个头很大,成年的猴子站起来有一米五左右,身体也很结实,常常三五只猴子团伙作案,抢劫游客的东西。要注意手机,背包,相机等可以扯掉的东西。

千万别在手上提个塑料袋。

野猴顽劣。我们在几十年前笫一次进山就领教了,并且终身难忘。

记得那年,我们吃过早饭后从金顶下撤,在洗象池吃午饭。

洗象池是猴子劫道的大本营,既多又凶狠。但游客是喜欢看猴的,又怕被猴子欺负。

我的同伴勿匆刨了两口,便一个人乐滋滋的出来喂猴了。弄得我也放下筷子,跟着跑了出去,

洗象池的屋顶,就在头上两三尺的地方,白铁皮的屋顶滴着雪水,上面两支小猴子探头探脑的望着下面,下面一支大青,正在我同伴面前站着,嘴里不停地嚼着花生,在吐壳哩,不过两只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我同伴。同伴扔出手上的一把花生,大青猴敏捷的抓在手中,纵身上了房顶,两只小猴乐得合不拢嘴,嗞嗞地欢叫着……

大青又纵身跃下,重新蹲在我同伴面前。眼巴巴的望着。

我同伴双手插在裤兜里,看到我,便伸出一支手来打招呼。这本来是人类打招呼的方式,可是大青猴并不理解,见大手一挥,却没有期望的食物,以为被戏耍了,一时之间气得口鼻生烟,一声闷吭,竟飞身扑来,电光火石间,我们还没反应过来,大青猴,就在我同伴的大腿上,狠狠地咬了一口。

大腿,鲜血瞬间染红整条裤腿, 人群轰地闹开了,我们赶紧退进屋内,撕开裤腿,一条寸多长,一公分多深的伤口,赫然皮翻肉绽,鲜血淋漓,真是惨不忍睹。

打开随身携带的云南白药,先吞了那颗丸子,一瓶白药全部倒入伤口,才勉强止住了血。

寺庙老和尚闻讯赶来,帮助处理伤口,也赶跑了大青猴。

在包扎伤口过程中,那些猴子乘客人都在外看闹热,又跑进房内将客人的照象机,背包偷出来,掛在高高的树枝上摇晃。

眼見猴子如此顽劣,很多游人也只有选择下山。 我们当然也只有找个山民,用背夹子马上将伤者送下山治疗。

这个同伴在家躺了一个多月,医生说.如果没有当初的云南白药,这条腿也许就废了。

这个同伴,是我这一生中最好的朋友之一。

当年我们一起下海捞钱,我为了親情,负了他。

这是我做的最不地道的事情,我的愧疚一直缠绕着我。

前几年,他因病去世了,留下一份家业被亲人争抢,这也是他一生的痛。

我写了上面这段文字,我的眼泪真不值钱哦……

出了雷洞坪,站台外摆着几架轿子,轿夫看见有人出来,便大声地吆喝:

“坐轿子,坐滑杆哦,有人坐咯……”。

以前的轿子,两根木棒中间的是马架子,现在用一块无纺布代替了。

我没有上去坐过,不晓得滋味如何?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